<label id="wko7f"></label>
<output id="wko7f"><ruby id="wko7f"></ruby></output>

    <code id="wko7f"></code>
    <thead id="wko7f"></thead>
  1. <output id="wko7f"></output>

        機械社區

         找回密碼
         注冊會員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機械社區 門戶資訊 要聞熱點 查看內容

        多事之秋,科大訊飛陷入AI迷茫

        2018-10-23 13:59| 發布者: 西獨歐陽風| 查看: 266| 評論: 0|來自: 與非網

        摘要: 先是一篇聲討科大訊飛以同聲傳譯人員翻譯的文稿冒充AI 成果的文章走紅網絡,將科大訊飛推入“AI造假”的質疑聲中。

        短短一個月,人工智能第一股科大訊飛已連遭流彈,負面纏身。

        先是一篇聲討科大訊飛以同聲傳譯人員翻譯的文稿冒充AI 成果的文章走紅網絡,將科大訊飛推入“AI造假”的質疑聲中。隨后科大訊飛又被央視曝光了非法侵占安徽揚子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建設培訓基地為名開發房地產的一則“猛料”。

        面對AI造假門,科大訊飛回應稱,文章作者將“訊飛聽見”的轉寫功能誤會成“機器同傳”,公司并不存在造假行為。

        而被貼上染指房地產標簽的科大訊飛,面對“涉嫌違規侵占揚子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以高科技招牌開發房地產”等質疑,公開辟謠稱,科大訊飛觀塘基地為IT產業研發中心,非地產項目,其入駐前對開發區位于揚子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并不知情,目前已停止該中心運營;以及不會利用土地進行資產運作。

        科大訊飛的火速澄清顯然并未能挽回投資者的信任票。10月16日這一天,科大訊飛被2萬手賣單按在跌停板,收盤價為20.3元,市值為425億元人民幣,相較去年11月份市值的最高點976億元,蒸發了超過550億元。

        輿論風波或許只是誘因,作為國內人工智能第一股的明星公司,科大訊飛盈利能力已被外界詬病許久。科大訊飛的人工智能故事為何會深陷“只增收不增利”的尷尬迷局?全球互聯網巨頭紛紛入局人工智能產業,面對多方圍剿,科大訊飛如何突圍?究竟是凜冬將至,還是即將迎來業績拐點?

        高管急增持

        隨著“造假門”“拿地門”相繼襲來,以及市值在過去一年中狂泄不止,再一次引發了外界對于科大訊飛業務及前景的質疑。科大訊飛選擇掏出另一張王牌。

        10月16日和17日接連兩晚,科大訊飛相繼發布了董事長兼總裁劉慶峰,以及全體高管自籌資金提前增持公司股份的計劃,擬增持股份的規模合計不低于2500萬元,其中劉慶峰的增持計劃為不低于1200萬元。

        據記者了解,劉慶峰目前持有1.58億股,持股比例為7.53%,為公司第二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其自公司上市以來,只登陸過三次證券賬戶,亦從未減持過一分錢公司股票。

        根據公告,此次增持高管名單主要有科大訊飛董事、副總裁陳濤、吳曉如、胡郁、聶小林,董事會秘書、副總裁江濤,副總裁杜蘭、段大為,財務總監張少兵,其中,陳濤、吳曉如、胡郁計劃各增持200萬元,聶小林、江濤、段大為、張少兵計劃各增持150萬元,杜蘭計劃增持100萬元,合計1300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僅僅在4天前的10月13日,科大訊飛曾公告稱,鑒于目前二級市場的情況,董事陳濤、吳曉如、胡郁,監事李俊、董雪燕,財務總監張少兵等6人取消了在今年4月就預披露的減持計劃,其中四人則直接由減持改為增持。

        而據時代周報記者據了解,實際上此前的高管減持計劃亦是事出有因。

        2013年4月,科大訊飛非公開發行股份,陳濤、吳曉如、胡郁分別貸款3000萬元用于認購科大訊飛非公開發行股份,貸款年利率7%,貸款期限五年。上述貸款已于2018年3月30日期滿,每人需要支付貸款本息逾4000萬元。由于股票交易稅費率為17%,為滿足償還貸款需求,每人對應資金需求約5000萬元。因此需要減持科大訊飛的股份。

        日前科大訊飛董秘曾在互動易上表示,科大訊飛上市10年來,董事長劉慶峰從未減持過一股公司股票;總監以上高管沒有一人離職,正是基于共同的產業理想及對訊飛未來發展的信心。

        問題是,全體高管自籌資金甚至借款增持,能拯救流年不利的科大訊飛嗎?這個昔日的AI第一明星股要如何證明自己仍是那只美麗的白天鵝?

        上半年利潤承壓

        科大訊飛2018年年中報顯示,上半年實現營收32.10億元,同比增長52.68%,實現歸母凈利潤1.31億元,同比增長21.74%,實現扣非歸母凈利潤2019.9萬元,同比下降74.39%。

        從財報上看,研發與銷售費用高企,直接導致科大訊飛上半年利潤承壓。

        財報指出,上半年科大訊飛繼續加大研發、生態體系構建及教育、政法、醫療、智慧城市等各重點賽道的市場布局投入,員工規模較上年同期增長近3500人,新增人員帶來當期薪酬、費用的提升。因此,上半年新增研發費用2.29億元,研發費用總額達5.87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63.84%;銷售費用增至7.33億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長高達77.10%。

        此外,訊飛上半年現金流量凈額為負8.2億元,應收賬款增至33.19億元,較期初增長30.05%。

        與此同時,上半年政府補助大幅增加,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為1.1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88.52%。

        一位從事基金工作的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科大訊飛目前凈資產收益率基本與銀行定期存款利率持平,而且還是在通過舉債經營存在財務杠桿的情況下取得的,另外非經營性損益比例大,這意味著造血能力不足。

        實際上隨著人工智能概念的爆發,以及科大訊飛的飛速增長,圍繞科大訊飛的質疑就從未間斷過。而外界對于科大訊飛的質疑主要正是針對其盈利能力。

        早在去年,長江商學院終身教授薛云奎就曾發文質疑稱,科大訊飛是一家股市上的大公司,財報上的小公司,快速增長但盈利含金量不高,撐不起八九百億元的高市值。

        科大訊飛財報顯示,自2008年上市以來,自年總營收從2.58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54億元,年歸母凈利潤則從當年的0.7億元,增長到去年的4.3億元。10年間凈利潤增長了20倍,凈利潤則僅增長了5倍,凈利潤增長遠沒有總營收那么快。與此同時,凈利潤的年增長率亦呈現逐年放緩的趨勢,從2008年至今,凈利潤年增長率分別為30%、15%、26%、31%、38%、53%、36%、12%、14%以及-10%。

        而從非經常性損益來看,科大訊飛2012–2017年收到的政府補助分別為1.11億元、1.47億元、1.67億元、1.80億元、4684萬元,占凈利潤比分別為40.06%、38.81%、39.32%、37.21%、10.78%。一直以來,外界亦對科大訊飛靠政府補助增色業績的問題顯得疑慮重重。

        對此,科大訊飛日前亦發公告對外表示,上市10年來,實現營收166.37億元,確認政府補助收入9.72億元,扣除退稅收入后,政府補助占營業收入比重為3.89%,2017年、2018年上半年比重分別為1.42%和2.74%,不存在業績依賴政府補助。

        在平安證券分析師閆磊看來,科大訊飛未來的經營風險主要還體現在三個方面。首先是競爭加劇,訊飛以人工智能技術及應用作為核心業務,這也是當前的產業熱點,BAT等巨頭以及眾多創業公司都在此領域加大投入,重點布局,未來市場競爭加劇可能影響公司業績。

        其次,技術進展不及預期。作為革命性的前沿新興技術,人工智能的技術水平仍遠未成熟,如技術進步不及預期,公司高額的研發投入則可能形成損失;另一方面,便是技術落地進度緩慢。由于人工智能技術要產生商業價值,仍需依靠合適的應用場景以落地,如因市場接受度低或其他因素導致落地進展緩慢,也將對公司經營造成壓力。

        一位曾在國內千億級企業擔任研究院院長的專家向時代周報記者談道,科大訊飛為何能成為一代“妖股”,是因為投資人看中其潛在市場價值。現階段AI語音市場科大訊飛、百度、思必馳、云知聲四家角逐,科大訊飛是首屈一指的。國內不可能開放亞馬遜、谷歌等巨頭進來,科大訊飛就顯得很有投資價值了,如同缺失谷歌的中國搜索市的霸主必然會是百度。

        “尤其在中文方言識別方面,這是個國外企業不準介入的市場,即使外國企業研究方言這個領域,也找不到應用標的。因此科大訊飛目前在語音的實力和競爭力很強。”而現階段,例如“名氣大于盈利”等質疑,在上述專家看來,一定程度上也是這類目前沒有參照對象的前沿科技公司的必經之路。

        紅利窗口將打開?

        目前,科大訊飛堅持的是“平臺+賽道”的業務發展戰略,平臺就是科大訊飛把人工智能相關的核心能力,無論是語音合成、語音識別、語義理解、人臉識別等相關能力,以開放平臺的方式共享給全社會;“賽道”上,則是在教育、司法、醫療、智慧城市、智能服務、智能車載等行業領域持續發力,打造盈利來源和金牛業務根據地。

        實際上,一直以來,科大訊飛業務中2B業務占據大頭。而從上半年來看,其C端業務實現營收10.84億元,同比增幅為129.69%,在營收中占比達到33.76%。

        科大訊飛的2C業務主要包括電信增值業務產品、移動互聯網產品和服務、訊飛開放平臺、智能硬件、教育領域面向家庭端收費的智學網。多項經營指標亦顯示科大訊飛的2C業務拓展順利。如訊飛輸入法總下載用戶已超6億,活躍用戶超1.3億;訊飛翻譯機2.0上市2個月銷量超10萬臺,用戶服務覆蓋145個國家。其他業務經營數據方面,開放平臺開發者數量達80萬,日均服務次數達46億次,相比2017年末51.8萬及40億次均明顯上升;教育業務中標合同額同比增長94%,訊飛智慧教育產品覆蓋全國15000余所學校,深度用戶超過1500萬:汽車領域業務中,前裝市場新增裝車量近200萬臺,累計裝車量超過1200萬臺等等。

        目前,人工智能現在已經進入了應用落地的關鍵窗口期,全球范圍內不管是IT巨頭還是創業公司都在進行高強度的投入。科大訊飛如何面對人工智能領域的激烈競爭?

        江濤直言,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要保持核心技術的領先優勢。目前,科大訊飛擁有國際領先的源頭技術,智能語音及人工智能關鍵核心技術代表了世界最高水平。

        今年上半年,科大訊飛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的25%,連續6年研發投入超過20%。“在人工智能領域,我們一點都不能松懈,一個瞌睡都不能打,必須非常快地往前跑,一旦跑慢一點,我們的同行可能就會超越我們,我們的團隊、研究院的每位科學家都有這種緊迫感,所以該投入的還是要持續加大投入。”

        江濤預計,隨著營業收入的快速增長,凈利潤將日益形成良好的匹配,預計未來兩年將會出現收入、毛利、利潤同步增長的勢頭。

        有意思的是,科大訊飛憑借在AI上的技術優勢和龍頭地位,算得上是A股的稀缺標的,但其卻并不是機構投資者的寵兒,前十大流通股東中也很少出現機構投資者的身影。機構對訊飛的合理估值顯得有所疑慮。截至今年6月底,機構投資者的持股比例大約為10%。

        董事會秘書、副總裁江濤在近日的一次調研中則表態道,不少基金經理都曾表態道現在不能提供一個合理的模型來體現科大訊飛的估值,所以機構投資會比較煩惱,而科大訊飛是在做創新型的事情,在一個新開辟的市場,沒有太多同行可以參照,所以對于很多需要走嚴謹流程的公募基金來說比較難以操作。

        最新評論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中國機械社區 ( 京ICP備10217105號,京ICP證050210號,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0176 )  

        GMT+8, 2019-3-19 19:00 , Processed in 0.03975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澳洲幸运
        <label id="wko7f"></label>
        <output id="wko7f"><ruby id="wko7f"></ruby></output>

          <code id="wko7f"></code>
          <thead id="wko7f"></thead>
        1. <output id="wko7f"></output>
              <label id="wko7f"></label>
              <output id="wko7f"><ruby id="wko7f"></ruby></output>

                <code id="wko7f"></code>
                <thead id="wko7f"></thead>
              1. <output id="wko7f"></output>